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神算天师玄机论坛 > 洛杉矶 > 正文

1999年7月25日美国的洛杉矶市发生了一件什么事?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11-14

  有一劫犯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包围,无路可退。情急之下,劫犯顺手从人群中拉过一人当人质。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,威胁警察不要走近,并且喝令人质要听从他的命令。 警察四散包围,但不敢离去。劫犯挟持人质向外突围。突然,人质大声呻吟起来。劫犯忙喝令人质住口,但人质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竟然成了痛苦的呐喊。 劫犯慌乱之中才注意到人质原来是一个孕妇,她痛苦的声音和表情证明她在极度惊吓之下马上要生产。鲜血已经染红了孕妇的衣服,情况十分危急。 一边是漫长无期的牢狱之灾,一边是一条即将出生的生命。劫犯犹豫了,选择一个便意味着放弃另一个,而每一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的。四周的人群,包括警察在内都注视着劫犯的一举一动,因为劫犯目前的选择是一场良心、道德与金钱、罪恶的较量。 终于,劫犯缓缓举起了枪——他将枪扔在了地上,随即举起了双手。警察一拥而上。围观者竟然向起了掌声。 孕妇已不能自持,众人要送她去医院。已戴上手铐的劫犯忽然说:“请等一等,了吗?我是医生!”警察迟疑了一下,劫犯继续说,“孕妇已无法坚持到医院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,请相信我!”警察终于打开了劫犯的手铐。 一声洪亮的啼哭声惊动了所有听到它的人,人们高呼万岁,相互拥抱。劫犯双手沾满鲜血——是一个崭新生命的鲜血,而不是罪恶的鲜血。他的脸上挂着职业的满足和微笑。人们向他致意,忘了他是一个劫犯。 警察将手铐戴在他手上,他说:“谢谢你们让我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。这个小生命是我从医以来第一个从我枪口下出生的婴儿,他的勇敢征服了我。我现在希望自己不是劫犯,而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医生。” 有时罪恶会被一个幼小的生命征服,不是因为他强大和伟大,而是仅仅在于他是一个需要生存权利的生命而已。生命的征服就是如此简单。

  展开全部有一劫犯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包围,无路可退.情急之下,劫犯顺手从人群中拉过一人当人质.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,威胁警察不要走近,并且喝令人质要听从他的命令.警察四散包围,但不敢离去. 劫犯挟持人质向外突围.突然,人质大声呻吟起来.劫犯忙喝令人质住口,但人质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竟然成了痛苦的呐喊.劫犯慌乱之中才注意到人质原来是一个孕妇,她痛苦的声音和表情证明她在极度惊吓之下马上要生产.鲜血已经染红了孕妇的衣服,情况十分危急.一边是漫长无期的牢狱之灾,一边是一条即将出生的生命.劫犯犹豫了,选择一个便意味着放弃另一个,而每一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的.四周的人群,包括警察在内都注视着劫犯的一举一动,因为劫犯目前的选择是一场良心、道德与金钱、罪恶的较量.终于,劫犯缓缓举起了枪——他将枪扔在了地上,随即举起了双手.围观者竟然向起了掌声. 警察一拥而上.孕妇已不能自持,众人要送她去医院.已戴上手铐的劫犯忽然说:“请等一等,了吗?我是医生!”警察迟疑了一下,劫犯继续说,“孕妇已无法坚持到医院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,请相信我!”警察终于打开了劫犯的手铐. 一声洪亮的啼哭声惊动了所有听到它的人,人们高呼万岁,相互拥抱.劫犯双手沾满鲜血——是一个崭新生命的鲜血,而不是罪恶的鲜血.他的脸上挂着职业的满足和微笑.人们向他致意,忘了他是一个劫犯.警察将手铐戴在他手上,他说:“谢谢你们让我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.这个小生命是我从医以来第一个从我枪口下出生的婴儿,他的勇敢征服了我.我现在希望自己不是劫犯,而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医生.” 有时罪恶会被一个幼小的生命征服,不是因为他强大和伟大,而是仅仅在于他是一个需要生存权利的生命而已. 生命的征服就是如此简单.

  2019-04-14展开全部,,。????你他妈死去一洛杉矶市发生了一件什么事?

  有一劫犯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包围,无路可退。情急之下,劫犯顺手从人群中拉过一人当人质。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,威胁警察不要走近,并且喝令人质要听从他的命令。 警察四散包围,但不敢离去。劫犯挟持人质向外突围。突然,人质大声呻吟起来。劫犯忙喝令人质住口,但人质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竟然成了痛苦的呐喊。 劫犯慌乱之中才注意到人质原来是一个孕妇,她痛苦的声音和表情证明她全文

  有一劫犯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包围,无路可退.情急之下,劫犯顺手从人群中拉过一人当人质.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,威胁警察不要走近,并且喝令人质要听从他的命令.警察四散包围,但不敢离去.

  有一劫犯在抢劫银行时被警察包围,无路可退。情急之下,劫犯顺手从人群中拉过一人当人质。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,威胁警察不要走近,并且喝令人质要听从他的命令。 警察四散包围,但不敢离去。劫犯挟持人质向外突围。突然,人质大声呻吟起来。劫犯忙喝令人质住口,但人质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竟然成了痛苦的呐喊。 劫犯慌乱之中才注意到人质原来是一个孕妇,她痛苦的声音和表情证明她在极度惊吓之下马上要生产。鲜血已经染红了孕妇的衣服,情况十分危急。 一边是漫长无期的牢狱之灾,一边是一条即将出生的生命。劫犯犹豫了,选择一个便意味着放弃另一个,而每一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的。四周的人群,包括警察在内都注视着劫犯的一举一动,因为劫犯目前的选择是一场良心、道德与金钱、罪恶的较量。 终于,劫犯缓缓举起了枪——他将枪扔在了地上,随即举起了双手。警察一拥而上。围观者竟然向起了掌声。 孕妇已不能自持,众人要送她去医院。已戴上手铐的劫犯忽然说:“请等一等,了吗?我是医生!”警察迟疑了一下,劫犯继续说,“孕妇已无法坚持到医院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,请相信我!”警察终于打开了劫犯的手铐。 一声洪亮的啼哭声惊动了所有听到它的人,人们高呼万岁,相互拥抱。劫犯双手沾满鲜血——是一个崭新生命的鲜血,而不是罪恶的鲜血。他的脸上挂着职业的满足和微笑。人们向他致意,忘了他是一个劫犯。 警察将手铐戴在他手上,他说:“谢谢你们让我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。这个小生命是我从医以来第一个从我枪口下出生的婴儿,他的勇敢征服了我。我现在希望自己不是劫犯,而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医生。” 有时罪恶会被一个幼小的生命征服,不是因为他强大和伟大,而是仅仅在于他是一个需要生存权利的生命而已。生命的征服就是如此简单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101-kisu.com/luoshanji/1491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