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神算天师玄机论坛 > 莫德斯托 > 正文

请问日本艺妓是怎么一回事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9-1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新华网北京4月29日电 此间将于5月1日出版的《环球》杂志刊登题为《与日本艺妓面对面》的文章。该文对日本艺妓的悠久历史及来龙去脉作了详尽的介绍,使人从中了解到这一古老而神秘的行业在日本社会中的地位及影响,现转发如下:

  不一定年轻貌美,却有万种风情;不一定身材窈窕,却能长袖善舞。[被屏蔽广告]她们是一个特殊而神秘的群体——艺妓。顾名思义,人们很容易把它理解为怀有某种才艺的妓女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艺妓们确实能歌善舞,也陪酒卖笑,但不卖身。如果说某个艺妓卖身,那纯属个人行为。

  艺妓最早出现于日本元禄年间(1688-1704年),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。当时,由于妓馆人员不足,不得不从民间招收一些男子到妓馆来男扮女装,歌舞助兴;或是招收一些社会上的女子,充当乐队中的击鼓女郎。后来,逐渐过渡到清一色的女艺妓。艺妓从一产生就是为日本上层社会的达官显贵、富商阔佬们服务的。普通人只能在那些豪华的茶肆酒楼和高级料亭中看到她们的身影。由于被服务对象的地位所决定,过去艺妓很少在大庭广众面前抛头露面。她们深居简出,外出时要乘坐放下帘子的人力车,步行则要在头顶上扣一个宽大的竹编草帽,把整个脸部遮掩得严严实实。艺妓群体相当封闭,一直被笼罩在一种神秘的境况中,即使在现代物质高度文明的日本,一般人也只能在电影或电视镜头中了解她们。

  艺妓都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,她们不仅服饰华贵,举止文雅,而且谈吐不俗,多才多艺。在酒席上,她们会察言观色,总在适当的时候为客人送上恰到好处的服务;她们也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,以活跃酒桌上的气氛,让客人尽兴。

  最初的艺妓大多来源于有志献身这一充满浪漫情调行业的女子,二战后则基本来源于为生活所迫的孤女或艺妓的私生女。而今,大多数年轻的艺妓们却是冲着丰厚的收入而加入这一行列的。

  距东京两小时车程的静冈县热海市是著名的温泉旅游城市。上世纪50年代,这里的艺妓迎来了她们的鼎盛时期,其后随着时代的变化,艺妓行业渐渐失去活力。近年来,为发展旅游业,热海市开始重视这一古老的传统行业,使沉寂了半个世纪的艺妓行业又复苏起来。据称,热海目前注册的艺妓约有300多名。

  不久前出差来到热海,有机会与艺妓进行接触并从中对日本的艺妓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  那天,我赶到一个名叫“见番”的地方(艺妓业管理所)时,艺妓们正在那里排练舞蹈。她们没有戴发髻,也没有化妆,面对素面的艺妓,感觉与她们的距离缩短了许多,也更加真实了一些。

  眉清目秀的桃千代10年前开始做艺妓。她说:“热海的艺妓来自日本全国各地,南到冲绳,北到北海道。”桃千代来自九州,离开遥远的故乡到这里来做艺妓,只因为她喜欢这个行业。

  刚到热海时,桃千代才18岁。她先是住在艺妓的集体宿舍里,从如何打开推拉门、走路仪态、斟酒方法等基本功学起,3个月后她开始学习热海的歌谣和舞蹈,经考试合格后才被允许正式接待客人。

  桃千代说,她喜欢和服,很早就梦想从事一份穿和服的工作。艺妓的和服华丽昂贵,一套鲜艳的丝绸和服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日元(1美元约合105日元)。艺妓的和服与普通日本妇女穿的和服不同,普通妇女的和服后领很高,把脖颈遮盖得严严实实;而艺妓和服的脖领却开得很大,并且有意向后倾斜,让脖颈全部外露。陪酒或表演时,艺妓们都戴着发髻,浓妆艳抹,将白色脂粉一直抹到脖颈。据说,艺妓的白色脖颈是最能撩拨日本男人的地方。

  收入稳定也是桃千代愿意从事这项工作的原因。她说:“接待的客人越多,赚得钱也就越多。通常,我们1小时能赚1.4万日元,这是固定的出场费。有的艺妓一晚就能赚到5万日元,而日本普通打零工的人一月也不过挣5至6万日元。”

  桃千代说,她想与艺妓行业以外的人结婚,并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的工作。艺妓原本是不可以结婚的,但随着时代的发展,这方面的限制放宽了。艺妓即使结婚了,只要家人理解,依然可以从事这一行业。

  在现场排练舞蹈的艺妓既有20-30岁的,也有40-50岁的。据桃千代说,热海市有一位90多岁高龄的艺妓,现在有时还出来接待客人。她还说,很多艺妓结婚后便退出了这一行业,开始新生活,不少人甚至隐瞒自己曾经从事过艺妓的经历,因为许多日本人对艺妓也有误解。

  小菊,比起桃千代,显得有点内向。但跟她聊起来觉得她很亲切,也很真诚。小菊来自冲绳,入行已经15-16年了。她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姐姐(年长的艺妓)的样子,觉得她们是那么漂亮,那么动人。冲绳和日本的固有文化有所不同,我被日本文化所吸引,学起了日本舞蹈,学着学着,突然发现自己是那样的喜欢这一行。”小菊告诉我,她的真名叫末子。每当她戴上发髻就觉得自己不是末子了,而是艺妓小菊。她原本不善言谈,但一戴上发髻,涂上厚厚的白色脂粉,她就变得想说话,即使遇到客人失礼也能强颜欢笑。

  对小菊来说,最快乐的事就是能和许多人聊天。她说:“如果我没有成为艺妓,像普通人那样结婚,过着平凡的生活,我就不可能遇到那么多大明星、知名人士,不会亲耳听到那么多的事情,学到那么多的知识。当这时我就想,成为艺妓可真好呀!”

  在谈到今后的打算时,小菊说她想继续学习,学弹三弦,学唱歌谣。但她没有说要结婚。我不怀疑小菊和其他艺妓对传统艺术的热爱与执着,但这就是她们一辈子的生活吗?她们中很多人像小菊一样染着茶色头发,闲暇时她们是这个城市的摩登女郎,拿着丰厚的收入过着现代化的生活;到了夜晚,她们回归传统,和服的裙裾限制住她们的双腿,使她们变成迈着碎步、举止优雅的艺妓。她们就是在现代与传统、自由与规矩中自我调节,寻找平衡。

  京都祗园町有一条“花见小路”,是日本最古老、最有名、也是格调最高雅的花柳街。岩崎峰子曾在这条街上生活过20多年。2002年,她在美国出版的《艺妓,一种生活》一书现已畅销17个国家。她说,写这本书是想告诉人们:艺妓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是女性自立的职业,而不是外界有人误解的“娼妇”。她在书中描述,由于她姐姐是个艺妓,她5岁时就来到京都祗园町这条闻名的花柳街。年幼的峰子喜欢跳舞,她不顾父母的反对,留在这里学习日本舞蹈。15岁那年峰子如愿以偿地成为舞妓。峰子是个有心人,当时“花见小路”有不少外国客人光顾,为了能与外国客人直接交流,她聘请了一名家教学会了英语。

  21岁时峰子成为艺妓。她不仅会跳舞,还学过书法、歌谣等,多才多艺的她有很多熟客。通常,她每天晚上要转10来家茶楼或料亭。繁忙的工作换来她奢华的生活,每个月的最后3天峰子都要休息,她常常从京都赶到东京的一家高级饭店美肤,读小说,彻底放松,养精蓄锐。峰子在艺妓中被称为“改革派”。虽然她喜欢“花见小路”的环境,喜欢艺妓的工作,但她渐渐地对那里循规蹈矩的做法产生不满,希望改革。然而,这在封闭保守的京都艺妓行里又谈何容易。她未能实现自己的愿望,最终像很多人一样结婚、生孩子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。由于艺妓的内部管理极为严格,舞蹈训练又及其刻板,莫说年轻人望而却步,就是已步入这一领域的艺妓也多有思迁之念。古城京都上世纪60-70年代艺妓多达800余名,而今只有100名左右。日本全国现有的艺妓也不过数百人。对于这一典型的夕阳产业,人们褒贬不一。批评者说,艺妓的产生与存在是一个时代性错误,她是男权至上的产物,是对女权运动的莫大讽刺;支持者则说,作为日本的一种传统文化,艺妓应当继续保留

  展开全部艺妓最早出现于日本元禄年间,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。当时,由于妓馆人员不足,不得不从民间招收一些男子到妓馆来男扮女装,歌舞助兴;或是招收一些社会上的女子,充当乐队中的击鼓女郎。后来,逐渐过渡到清一色的女艺妓。艺妓从一产生就是为日本上层社会的达官显贵、富商阔佬们服务的。普通人只能在那些豪华的茶肆酒楼和高级料亭中看到她们的身影。由于被服务对象的地位所决定,过去艺妓很少在大庭广众面前抛头露面。她们深居简出,外出时要乘坐放下帘子的人力车,步行则要在头顶上扣一个宽大的竹编草帽,把整个脸部遮掩得严严实实。艺妓群体相当封闭,一直被笼罩在一种神秘的境况中,即使在现代物质高度文明的日本,一般人也只能在电影或电视镜头中了解她们。

  艺妓都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,她们不仅服饰华贵,举止文雅,而且谈吐不俗,多才多艺。在酒席上,她们会察言观色,总在适当的时候为客人送上恰到好处的服务;她们也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,以活跃酒桌上的气氛,让客人尽兴。

  最初的艺妓大多来源于有志献身这一充满浪漫情调行业的女子,二战后则基本来源于为生活所迫的孤女或艺妓的私生女。而今,大多数年轻的艺妓们却是冲着丰厚的收入而加入这一行列的。

  距东京两小时车程的静冈县热海市是著名的温泉旅游城市。上世纪50年代,这里的艺妓迎来了她们的鼎盛时期,其后随着时代的变化,艺妓行业渐渐失去活力。近年来,为发展旅游业,热海市开始重视这一古老的传统行业,使沉寂了半个世纪的艺妓行业又复苏起来。据称,热海目前注册的艺妓约有300多名。

  17世纪末期,日本兴起了代表市民阶层的“町人文化”,艺伎也在这个日本文化大发展的时期悄然诞生。

  艺伎的起源可追溯到德川幕府早期表演歌舞的流浪女艺人。当时的德川幕府为了增加政府税收,严厉禁止私娼,迫使民间妓女转而采用亦歌舞亦卖身的方式来钻官府规定的空子。后来,幕府官营妓院中的妓女为生计所迫,也吸收了民间艺伎通俗的表演形式,转变为既卖身又卖艺的艺伎。18世纪中叶,艺伎作为一种职业被合法化,其职业规范和习俗也随之确立,只卖艺不卖身的行规被广泛接受,表演的项目也逐渐增多。在日本的江户(今东京)新桥、柳桥和京都祗园等地相继出现了专门进行这种表演的艺伎馆。到了德川幕府中期,艺伎主要服务于作为统治阶层的武士,后来又把新兴的商人阶层作为主顾。

  日本的艺伎多来源于喜欢这一充满浪漫情调行业的女子,许多具有较高文化素质的家庭也以女儿能进入艺伎这个行当为荣。艺伎未必年轻貌美,却风情万种;未必身材窈窕,却能长袖善舞。然而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艺伎绝非易事,有志于进入这一行业的女孩在10岁左右时就被送进艺伎馆,开始长达5年或更长时间的系统学习。

  在此期间,女孩子要学习大到诗书、舞蹈、琴瑟、茶道、书法、插花、谈吐、装扮,小到如何优雅地打开推拉门、如何走路、如何鞠躬和斟酒等生活礼仪。经过十分艰辛的培训课程后,她们要做到优雅甜美、知书达理、服饰华丽、擅长歌舞,学会察言观色,对男人们能够应付自如。此后,女孩们还要经过一段时期的“见习艺伎”阶段,方可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艺伎。

  由于培养艺伎要花费大量金钱,只有那些一掷千金的达官显贵、富商巨贾才是艺伎的真正主顾。在二战前的日本,拥有一个能够随叫随到的艺伎是个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很多有钱人也争风吃醋,竞相力捧自己喜欢的艺伎。

  在三百多年艺伎的发展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著名的艺伎,她们中的一些人更是对日本的历史进程产生过重要影响,享有“勤王艺伎”美誉的中西君尾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。

  君尾出身于武士家庭,因父亲被仇人所杀而家道中落,不得不进入艺伎界,她经常在一个叫做“鱼品”的茶屋表演。当时,幕府势力和维新派在日本京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,两派人物经常以京都的声色场所作掩护,召开秘密会议。很多维新派的骨干人物都是“鱼品”的常客,后来在明治政府中历任外务、大藏大臣的井上馨就是其中之一。井上馨与君尾一见钟情,两人感情迅速发展,难舍难分。不久,在京都负责追捕维新志士的幕府高官岛田左近也看上了君尾。在一般艺伎眼中,岛田有权有势,能够成为岛田的妻妾真是求之不得,但君尾却不为所动,拒绝了岛田的求婚。

  当井上馨听说了岛田向君尾求婚的消息后,派人找到君尾,要求君尾为维新大局考虑,接受岛田的求婚,借机刺探幕府的机密。君尾含泪答应了爱人的请求,嫁给了岛田,靠着岛田对她的宠爱,她套出了大量幕府情报。在她的帮助下,许多维新派志士得以逃脱幕府的追杀。后来,维新派武士根据她提供的情报,成功刺杀了岛田,除去了维新派的心腹大患,给幕府势力以沉重打击。

  号称“维新三杰”之一的木户孝允(桂小五郎)也有一段和艺伎的生死恋情。木户的妻子松子也是一位艺伎。1864年,幕府势力大肆搜捕维新派人士,木户孝允被迫扮成乞丐隐藏在一座桥下。每天,松子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桥上,然后将包有饭团的包裹装作无意中失落于桥下,送到木户孝允的手中。后来,松子又多次利用艺伎馆掩护丈夫,终于使他逃过了幕府的追杀,并成为后来推翻幕府统治的领袖之一。可以说,艺伎为日本的明治维新确实出了不少力,以至于后来有人戏称,如果没有艺伎,日本的历史恐怕就要重写了。

  明治维新以后,艺伎与政界人物的关系越来越密切。那位宣称“醉卧美人膝,醒握天下权”的伊藤博文,他的原配伊藤梅子就是艺伎。伊藤博文当权后,还特意让人在横滨开设茶室“富贵楼”,作为和艺伎们幽会的场所。

 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东京,父亲是当地很有名望的医生,家境很富裕。孩童时,中村喜春就对歌剧院台上那些穿着传统和服、浓妆艳抹的艺伎特别着迷。她常梦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站在那个舞台上。15岁那年,她不顾父母反对,投身艺伎行列。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和刻苦训练,几年后,中村喜春声名鹊起。不但红透日本,就连著名影星卓别林也曾慕名前来观看她的演出。

  谈到二战后的名艺伎就不能不提岩崎峰子,风靡全球的小说《艺伎回忆录》就是以她为原型创作的。二战后,作为日本文化外交的一种手段,艺伎们经常要接待外国政要。面对这些世界政坛的重量级人物,以岩崎峰子为代表的艺伎们在想方设法讨客人欢心的同时,也表现出很强的自尊心。

  1970年4月,岩崎峰子参加接待英国查尔斯王子的私人茶道会。表演结束后,查尔斯王子仍意犹未尽,向峰子提出要看看她用的那把扇子。当她把扇子递给查尔斯时,查尔斯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就在扇子上签了名。这对一般人来说很值得荣耀的事却让峰子很不高兴,回家后就叫人把扇子扔了。

  1975年5月,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。一次晚宴上,岩崎峰子受邀作陪,但女王对艺伎们不理不睬并且根本不吃她们准备了许多天的食物,这让峰子很是不满。她借故与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攀谈并做出一些亲昵举动,女王果然很受刺激,据说当天晚上女王夫妇就分床而睡。

  20世纪70年代以后,在西方文化和日本新文化的双重冲击下,艺伎行业逐渐走向衰落。在20世纪初,日本一度拥有超过8万名艺伎,现在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只有数百人,而且几乎集中于东京和京都等少数几个大城市,但艺伎文化仍在深刻地影响着日本。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家川端康成的成名作《伊豆的舞女》和《雪国》就是描写艺伎恋情的。被称作“艺伎道”的行为规范,也已经成为现代日本女性的一种生活和社交典范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艺伎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传承载体,艺伎文化已深深植根于现代日本文化之中,并没有衰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101-kisu.com/modesituo/1259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